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  大惊厥【完】(作者:神作)

大惊厥【完】(作者:神作)
徐村长从井里奋力的提起一桶冰凉的井水‘哗’的一下浇在了身上,冰凉的快意让他全身舒爽。想起刚才干的单寡妇就说不出的舒服。光着腚沟子叉着腰看着四面的青山有一种心满意足的快感。摸了摸还有些疼的脸。眼睛亮了一亮,嘴角带着一丝恶心的笑意又打了一桶净水上来,蹲坐在水桶上把自己湿乎乎黏糊糊的大根子在水里洗了洗,又把自己的后眼子洗了个干净。然后提起水桶走到单寡妇的水缸前把水倒了进去。一想到回头单寡妇会喝这水自己就有一种邪恶的快感。   单寡妇30多岁,本名单岁春。早年间爹妈给定的娃娃亲。结果被日了没两月在一次进城的路上出了车祸,其实就是驴车翻了,男的啥也没来及就直接掉下了20多米的山沟子,偏巧不巧的直接骑在了一块大石条上,蛋子直接就成了蛋黄酱,腰椎断裂后直接扎穿了肾和肝,一命呜呼了。十几岁的单寡妇发完了丧事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在婆家养到生,出来个女娃子,婆家当时就翻脸了,一顿好骂后把她和孩子直接赶回了娘家。山里没有法律啊,哭了3天也没啥办法。看着自己的孩子难受当爹妈的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就直接找婆家去评理,结果被那一大家子连推搡带骂的给练了一顿。回到家她爹一口气没上来也西天蹭饭去了。只剩下一家3个女子过活,那日子过的就别提了。   这一晃十几年岁月风摧,她娘早就死了。没办法,山里女人没了男人就没法活。她娘靠着偷偷摸摸给别的汉子日,还算是让家里有口饭吃。但是人终究还得老去,日子越来越是艰难,终于撒手人寰算是彻底解脱了。临死前抓着单寡妇的手说:“日子难过,女人更难,饭比什么都重要,好好养大孩子。”那一年孩子13,单寡妇30. 这彻底没了依靠日子就更加艰难了,好歹受好心人接济熬了几年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终于,徐村长上任了。 徐村长是个老实人,排行老大,家里弟兄九个。从来跟人家有点矛盾也不动手,九个老爷们往那一站基本事情也就解决了。慢慢的倒是有些拥护他的人了。为人也有信用,说今天把你家房子扒了绝对让你晚上看着月亮睡。好不容易把老村长耗死了,顺理成章的被选举成了村长。   单寡妇漂亮但是背着个克夫克男人的名声愣是这些年没人敢碰她,山里人信这个。但是晚上对着她家搓楞管子,偷看她洗澡的可不是少数。徐村长上了任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请了个算命的先生,批了自己和家里人的的八字,看了风水把村支部翻建了。临了,算命的给画了个符让他烧了就着黄酒喝了说是能保他一世命硬,百无禁忌。为此还折了自己5年的阳寿。徐村长乐啊,用村里的名义批给先生5口生猪,一车粮食。      徐村长喝了那符水自觉着身体飘飘的,啥也不怕了,啥也看着都那么好看。心里美啊,为了当官干啥都值了。现在又有神仙符水保佑,这天底下就他最大了。当天晚上就去了单寡妇家。克夫?克男人?这些现在都跟他徐村长没关系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单寡妇的第二春一定要他徐村长来开。 提着斤猪头肉,一揽子鸡蛋,又夹上两瓶火烧高粱天刚一擦黑就直接奔了单寡妇家。刚一进门就愣了,这哪像个家啊?破烂的家具被子,连个整个的碗都没有。干净倒是真干净,可看的这老流氓心里都酸酸的。心里想,妈的,早当上村长早给她日了,这日子也就好过多了,那个该死老村长,老不死的耗那么多年给人家寡妇都耽误了。这想法似乎有些无耻啊?不是,就是那老不死的耽误的。 要说上这单寡妇倒是真没费啥口舌:“第一,管你家母女俩三餐饱饭。第二,赶下个月头上让你闺女去上学堂。让不让日吧?” “让,来吧。”单寡妇也没啥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就抓起几片猪头肉胡乱塞进了嘴里,然后去厨房煮开水,熬玉米糊糊。把鸡蛋一口气炒了五个,就觉得除了结婚那天这日子就没像今天这么阔气过,心里又憋屈又轻松,那股子说不出的味道冲来窜去最后变成眼泪流的怎么也停不下来。 给闺女盛了饭打发去了外面吃。单寡妇就陪着徐村长喝了两杯,吃了个饱饭。然后让徐村长先吃着。自己端了个木盆舀了两瓢热水到外屋脱下裤子洗了起来。徐村长正美滋滋的喝着酒想着一会怎么玩弄这山里的尤物。听见水声也知道是在干什么就站起身走到了外屋。一掀帘子就看见了单寡妇那白花花的屁股,当时心里就痒的都要碎了。那根大根子马上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单寡妇回头看见徐村长的样子胃里一阵翻腾,恶心,可下面却奇怪的痒了两下。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了啥,反正就目前自己母女俩的情况来看这是件好事。干不干的决定权在于有没有饱饭吃而不是贞操那个看不见的玩意。想到这单寡妇反倒轻松了,回手攥住那硬邦邦的肉棒子拉着徐村长到了自己跟前,退去村长脏兮兮的裤子露出了黑黝黝大根子,从盆里捧了点水胡乱洗了洗。那热乎乎感觉让徐村长的酒发散的浑身舒服。徐村长实在受不了了,抓着单寡妇的头就把黑粗的鸡巴往单寡妇嘴里捅,这单寡妇早年间也没让丈夫日过俩月还真没啥经验。眼睛里充满恐慌的就把那肉呼呼硬邦邦的棍子含在了嘴里。顶的喉咙难受就快要吐了就拼命用舌头把那肉根往外顶,徐村长那叫一个舒服啊。心想,当年自己站在单寡妇家墙外边对着单寡妇的大花裤衩子撸管子的时候就没想到自己还能有今天啊!!!老天真是对我不薄啊。 嘬了一会,单寡妇实在是喘不过气来了就使劲把徐村长推开了,拉起徐村长就进屋上了炕。心想,赶紧搞射了村长好让他快点滚蛋,今天自己就算是过关了。想着就把村长推到在了床上用手攥着那黑黝黝的鸡巴使劲的撸了起来,一边撸一边也赞叹这鸡巴还真是说得过去,比起自己那死鬼丈夫的玩意还真是强了不少。正想着,突然村长一把把她的头按了下去又把鸡巴塞进了她嘴里。单寡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觉得一股腥臊的热乎乎的粘液喷进了她的嘴里。村长使劲按着单寡妇的头使劲的把鸡巴往里搥啊,边搥还一边浑身抽搐着。那黏糊糊的液体根本不受控制的流进了单寡妇的喉咙。恶心了,好恶心的感觉啊,可是自己怎么就不想吐呢。不仅没吐还不自觉的咽了一口,这一口把单寡妇吓得不轻。我,到底是什么人啊? 村长心里那叫一个别扭啊,怎么了今天这是?没有完成任务啊。这事也太他妈的操蛋了吧?完了,没脸见人了,想来操个寡妇没操成还被人家给撸射了。我的脸呢?脸上哪去了? 单寡妇吐出了村长的鸡巴,转过身想找东西擦擦嘴。可这个动作看在村长眼里那就是蔑视自己啊!靠,射的早了点连个正眼都不瞧爷啦?妈的,今天不能白来,就冲着那斤猪头肉我怎么也得扣扣她吧?想着,一把就把单寡妇掀翻在了炕上,一下就扯下了单寡妇的上衣,那两团白肉白花花的耀眼生辉。村长一嘴叼起一个来就玩了命的嘬啊嘬啊,你丫吃了爷的猪头肉爷怎么也得嘬出两口奶来吃吃。单寡妇被嘬的奶子生疼可是倒有了一种当年奶孩子时候的快感。一股热流顺着下身就流了出来,身上酥麻麻的,这感觉好久没有过了。村长的大手撩起单寡妇的一条大腿就摸到了单寡妇的屄上。这这这,这湿度,我他妈真是捡到宝了。村长抬起头把湿乎乎的手指头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嗯,没有什么异味,只有一股淡淡的腥味,这腥味顺着村长的鼻腔就进入肺部,一路上刺激着村长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细胞都向着村长的脑部发送了一个短暂的电波,大脑接收这电波的同时就向着村长的肝,肾和心脏发送了一个激动的指令。那血液一下就加压了,玩了命的在所有的血管里奔腾着。村长浑身那热啊,汗一个劲的流。心里就是一个劲的后悔啊,妈的,怎么刚才就射了呢?       村长一手一条腿把单寡妇劈的开开的,那毛茸茸的湿处又一次刺激了村长的视觉神经。浑身湿透偏偏嘴里干的发苦。嘴里干怎么办?前边就有水啊!舔吧,都舒服了。单寡妇第一次发出了呻吟,。。。。啊。。啊啊。。。啊。。。声音高亢而又有穿透力。那声音一下就击穿了村长的听觉神经,村长开始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股股潮水般的血液冲击着每一根神经每一根血管,那感觉使脑袋涨的一跳一跳的。操,别老子舔个寡妇屄,再把自己舔个脑血管爆裂。村长虽然这样想,可舌头并没有停,是停不下来了。那淡淡的腥味淡淡咸味让村长干涩的唇舌舒服无比,这最后的味觉刺激终于显现了人体那伟大的无穷潜力,村长觉得自己的那根软鸡巴又开始硬了。 村长不舔了,看着自己的鸡巴直劲的乐。爷他妈返老还童了!!!!!单寡妇被舔的已经高潮了两次,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那快感来的如此之快还竟然将羞耻淹没的干干净净,十几年的身体从没这样舒爽过。轻了,飘起来了。浑身酥麻软涨,这时候那第三次快感就要来到时候突然一切停止了,一种从没有过急躁腾地一下把单寡妇的心点着了,熊熊的烈火烧的眼睛都红了,十几年了,老娘刚他妈舒服一会你妈你就停了,你丫舌头也他妈阳痿啊?抬眼一看村长那火就更大了,这货在这傻乐你妈屄什么呢?单寡妇压不住那股邪火了,起身照着村长就是一个大耳帖子,一根细葱般得手指指着正傻眼乐不出来了的村长就骂:“你个老鸡巴玩意,你要日老娘,老娘同意了。你这一会鸡巴不行一会舌头不行,你丫是不是手指头里也没骨头啊?你丫操不翻老娘就别来丢人现眼。你丫找根棍子进来操我我也当是你行了。可你妈逼你丫窝的这傻乐个你妈屄啊乐?”   村长心里那个屈啊。可奇怪的是自己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被打骂的心里舒服透了。经这一巴掌那鸡巴挺得硬似精钢,在裆那一跳一跳的。单寡妇一低头看见那一跳一跳的凶货一下就又湿了,一股股的热流止不住的往外流。不自觉的单寡妇就劈开了双腿,村长看着那晶亮亮的液体咽了一下口水,一把把单寡妇拉到了床边,先是低头把单寡妇屄外边的体液舔了舔。然后抬起身子一边咂巴着嘴里的味道一边猛地把自己那根火烫的硬条捅进了单寡妇的嫩穴。单寡妇只觉得粗硬的鸡巴火烫的一下就插在了自己的心坎儿上,那微微有些撕裂般的疼痛一下竟让她泄了,啊啊啊啊的狂叫着,用屁股不停地夹住村长的鸡巴一个劲的转,摩擦着自己十几年积累的快感,身体不停的抽搐着。泄啊泄啊。十几年的困苦和委屈能顺着屄流走吗?当然不行。单寡妇甩手又给了村长一个大嘴巴。为什么呢?因为村长看见自己只一下就把刚刚还很是凶悍的单寡妇给操泄了,心里那个得意啊!这脸面总算是找回来了,我乐我乐,我高兴啊。“你妈屄,你丫又这傻鸡巴乐什么呢乐?你丫把操老娘当小品看呢?你丫又是带酒又是带肉废鸡巴半天劲想操老娘。刚插进去你丫就又停的这傻逼似的乐啊乐的。老娘屄里流的是傻逼药水吗?让你丫喝了你丫就站这傻逼似的乐鸡巴乐。你丫到底是来操老娘的还是来傻乐的啊?”村长只觉得脸上的疼痛和耳朵里的辱骂都转化成了莫名快感传到了粗大的鸡巴头上。那个大大地鸡巴头子一涨一涨的,真他娘的舒服啊!一声粗吼拎起单寡妇的腿就玩了命的插了起来。“爷我今天他妈操死你个浪婆娘。”噼啪的淫水声和肉体的撞击声掀起单寡妇的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哦。。。。哦。。。你他妈操死老娘了。。啊。。使劲点,你妈屄的。。。使劲啊。。。操。。。再他妈快点。。。。。啊啊啊。。。。”   “老娘被你个傻逼日翻了。。。。。啊。。。。啊啊。。。。屁眼发紧了。。。。哦。。。哦 。。。。。哦。。。啊。。。不行了。。。你妈屄啊。。。老娘要死了。。。” 单寡妇浑身抽搐着阴精一股股从屄里流出来。   村长的双眼通红一下一下狠命拿鸡巴在单寡妇的屄里捅来捅去,这屄真紧,没人操就是你妈不一样。爷我今天那斤猪头肉真是值了。村长想着就又加了把劲飞速的抽插了几十下。蛋子上挂着白浆滴滴答答滴了一地。村长放开单寡妇的大腿躺到床上让单寡妇坐在自己鸡巴上:“让爷歇会,你个浪屄。爷他妈从没这么舒服过。我那婆娘跟你这浪货就根本没法比。今天操完你就死了也你妈值了。”说着连连的挺腰以期让鸡巴能插得更深。    单寡妇低着头皱着眉头闭着眼张着嘴享受着一下一下从屄里传上来的快感。“啊。。。。啊。。。 啊。。。。。老娘这辈子白活啦。。。啊。。哦。。哦。。。。啊。。。真你妈舒服啊。。。我操你妈屄的啊。。。。。你顶死我吧。。。。。你快操穿了我啦。。。”一缕口水从单寡妇的嘴里滴落到了村长的胸口上。村长看的心里火烧火燎的,胯下加快速度不停地顶顶顶。一边干一边用手拍击着单寡妇的大白屁股,啪啪啪啪啪的一下比一下重。很快屁股上就一片通红。单寡妇爽的不行了屄里一紧一紧把大股的白浆往外挤,这高潮又把单寡妇带上了天。   单寡妇心里真是很委屈,自己那短命的死鬼丈夫导致了自己十几年的不幸生活,那心里的恨使单寡妇从骨头芯儿往外直发痒。单寡妇狠命往村长鸡巴上坐啊,只有这样才能用那一潮潮的快感抵消自己心里积压了十几年的痛。看着村长那火烧过的眼睛,就只想把心里的积郁都发泄出来。抄手对着村长就是一个大嘴巴:“你他妈爽不爽?你他妈操的老娘舒服死了。我让你操,让你操,让你妈屄你操。操老娘的屄,操老娘的屄。。。。。。让你操。。你使劲操。。。。”每说一下就是一个大嘴巴抽过去一下比一下狠。往村长鸡巴上坐的力度也一下比一下大。 村长被抽的头昏眼花的,每挨一下就觉得腰上一紧鸡巴一跳。“这这这,这你妈屄也太爽了。接着抽,接着抽,抽死我吧。”心里这样想着可没敢说,他觉得单寡妇真能往死了抽他。 “啊。。。啊。。。。。。啊。。。”突然单寡妇一阵疯狂的大叫一只手掐住了村长的脖子一只手玩了命的在村长脸上抽着。村长不行了,真不行了,脸憋得通红通红的。看着单寡妇高潮,村长也实在是憋不住了,脸上被抽的快感就像是压力泵一样把一股浓稠的怂汤子从鸡巴直接喷进了单寡妇的屄里。 单寡妇趴在徐村长的身上,两人粗粗的喘着气。疯狂交配后的宁静让人感到无比的惬意。村长慢慢软下去的鸡巴还在单寡妇屄里一下一下的跳着,两人不时的痉挛一下。终于,村长的鸡巴滑了出来,一股浓稠的白浆从单寡妇的肉屄里流了出来,流过村长的卵蛋又流到了床上。   单寡妇坐起了身子,想是歇够了。慢慢从村长身上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村长。那娇羞的神态让村长一下子就看呆了。“这还是刚才那个大嘴巴抽自己的浪货吗?这你妈屄变化也太大了吧?我日他个球的。不虚此生啊,啊哈哈哈。”村长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捋了捋单寡妇那湿漉漉的贴在脑门上的头发。微笑着看着这娇羞的小娘子。“啪”又一个大耳帖子抽在了村长脸上:“老娘我就你妈屄的不明白了,你个屄养的没事老你妈屄笑个毛啊笑?我他妈抽花了你看你丫还你妈屄的笑。你他妈是傻屄转世投胎吗你?就你妈屄的知道傻笑。我日你姥姥,看见你丫傻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有,,,你他妈屄真敢往里面射啊?要是怀上了我看你妈屄的你怎么办?”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朝村长抽了过去,可这下没有打到,被村长伸伸手挡住了。   村长也坐了起来一边揉搓着单寡妇的大奶子,一边说:“操,老子是谁?是他妈村长!村长你知道不!就是这的皇上。妈屄的怀了就怀了,谁你妈屄的敢说个不字,老子说的就是王法。谁敢叽歪我就整死他全家。当然啊,你要是怀不上就更好了,听话,先一边蹲会啊!尽量时间长点啊!还有,在外边你可不能随便就大嘴巴抽我,听见没?老子这脸在外边还得要。”   单寡妇往炕里边挪了挪。 直接蹲在了炕上,不一会白色粘稠的液体就流了下来,村长低下头凑近单寡妇的裆下仔细的看,单寡妇瞪了他一眼:“你老屄养的要是再看你就把这些都给老娘吃了,全吃了老娘就让你看个够。”村长讪笑着站起了身子,拿了碗水一口喝下就躺在了单寡妇边上,不一会,鼾声大起径自睡过去了。   单寡妇看着村长心里满不是滋味,怎么还要睡这啊?完了事还不赶紧走?想着以后不用再为吃饱饭发愁,闺女还有学堂读,心里总算是轻松了好多。十几年了,看来今天总是能睡个好觉了,心里再也不用想明天要给孩子整点啥吃了,总算是不用再做噩梦了。一把抓过徐村长的上衣擦了擦裆下,可这脏兮兮的衣服上一股子旱烟味,熏得单寡妇直恶心。叹了口气,单寡妇起身找水洗了洗下身。端着盆打开屋门将水泼在了院子里。闺女一直睡在旁屋,现在已经黑了灯没了动静,想是已经睡去了。单寡妇并不害怕这些事被闺女知道,早两年村头上老张家的儿子张震就用两个馒头骗了自己闺女,在高粱地里把她闺女给干了。后来老张家为这事赔给单寡妇20麻袋玉米面。总算是解了那年秋冬天单寡妇家的断粮之急。   单寡妇的闺女也叫单岁春,山里的规矩是女人死了丈夫就直接叫谁谁家的寡妇,可这单寡妇被婆家赶出了门就只能用自己的姓了。所以干脆,反正自己以后就叫单寡妇了,闺女就用自己的名字单岁春得了。别看年纪小,因为家里穷,所以逼得脑筋就特好使。村头上老张家的张震用两个馒头把自己干了还傻逼似的美呵呵觉得占了大便宜呢。可他不知道是,去高粱地之前这单丫头就算计好了,在自己来例假的后两天,先是找到老村长,说是在高粱地里看见仙鹤了每天后晌在高粱地里跳舞呢。再装的傻呵呵的半推半就的勾着张震到了那片高粱地里,直到被老村长撞见自己正啃着馒头被张震压在身下,那演技绝了。到现在那个傻屄张震还以为丫干了个处儿呢。其实自己的那层膜早就被自己用黄瓜捅破了好久了。后面的争吵赔偿顺理成章了。今天徐村长来自己家要干什么这单岁春是一清二楚。可她并不关心这些,她关心的是后面她家能得到什么。趴着门缝看了看她娘抽村长已经乐得不行了,捂着嘴回了屋自己把自己弄得高潮了两回就踏踏实实睡去了,她知道好日子就要来了。   心里轻松睡眠就特别好,单寡妇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村长也醒了。按耐不住又干了单寡妇一次,这一次单寡妇没怎么抽村长嘴巴,因为天亮村长还要见人办公呢。她听着村长在院里打水冲凉,又给自己的水缸加了水就也起身了。村长的上衣是没法穿了,昨天被单寡妇当手纸用了。所以村长干脆光着膀子哼着小曲离开了。 日头刚刚到头顶就来了两个人,是村里的干事也是村长的亲弟弟,送来了10斤猪肉,2袋精面2袋大米和一大罐子菜油。并带来了村长的话,说是让她们娘俩准备准备明天日头一露头就带她们进城。并且找了人这两天就来单寡妇家帮忙把房子修修。 这进一次城最快也要3天才能回来,单寡妇母女知道这是要带她们进城给她家添置些东西,所以心里很是激动,这村长果然还是有些良心的。其实这会村长还没从跟单寡妇的激情中回过味来。这一辈子也没干过单寡妇这样的女人,那爽气劲真是他妈回味悠长。所以村长决定把对单寡妇的待遇大幅度提高一下。 3天一晃就过去了,买东西吃馆子睡觉也没啥好表述的,虽然村长看着单丫头心里犯痒痒,但是老货心里清楚好菜要慢慢吃。太急了容易烫嘴搞不好还会扯了蛋。回到村里已经天色很晚了,村长毫不避讳的当着单岁春这小丫头的面抓着单寡妇的奶子好一顿揉搓后恋恋不舍回家了,家里老婆虽然管不了他但是村长还是挺憷头自己的老爹的。他老爹别看岁数不小,可身体强壮,百八十斤的麻袋扛上就走。从小被老爹打到大,心里的恐惧已经进到骨子里了,这辈子是怎么也改不了了。进了门跟他爹道了安,回自己屋准备洗洗涮涮睡觉。老婆已经睡下,徐村长看着躺在床上如同蒜泥白肉一般白花花的一团肥肉不禁有些腻的感觉。咧咧嘴,拿起毛巾和盆就向着水房走去。 这徐村长家里人多水房自然大些,里面用木板隔成一个个的单间挂上帘子以方便可以几个人同时洗澡。徐村长站在龙头下正将满身的疲惫让热水慢慢冲去,突然听见隔壁有声音。这木头隔板上有个窟窿,徐村长透过窟窿一看原来是老五媳妇正在洗澡。徐村长看见那一对硕大的大肥乳,鸡巴当时就立了起来梆硬梆硬的:“尼玛,这几天肾都快碎了,干了好几炮了,这根老鸡巴怎么还是说硬就硬。!”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村长还是敲了敲隔板后把鸡巴从隔板窟窿里伸了过去。 “我操,吓你妈我一跳,谁啊?这么晚了。看这鸡巴样儿是大哥吧?你回来啦?”老五媳妇被突然出现在隔板上的大屌吓了一跳。   “嗯!”徐村长懒洋洋的支应了一声。   老五媳妇当即蹲下身用手和嘴给徐村长的鸡巴服务了起来,徐村长被老五媳妇弄得浑身舒服,一会就满身火烫了。收回了鸡巴徐村长掀开帘子:“哈哈,老子过来操你了,你个小妖精,把屄给爷亮出来。”   老五媳妇见到徐村长进来忙把正要抱自己的徐村长给推开了:“大哥,那个那个,俺这两天来红了。”说着指了指刚才蹲的地方,那有几滴暗红的经血。   “你妹啊!你婶啊!你各位嫂子啊!”徐村长一听就急了。“那老子这鸡巴咋办啊?”说着指了指自己那根紫红紫红的大肉根子。   “大哥你别急,俺这不是以为你是想让俺用嘴嘬吗?要不你回去找嫂子泄泄?”老五媳妇赶忙上前一边讨好的撸着村长的鸡巴一边说着。两个肥奶子还在村长的身上不停地蹭着。   “骚屄毛,你嫂子早睡了。别废话,你今天别说来红了就是来的都是绿的老子也非得操了你个屄货。你他妈想让老子鸡巴涨爆啦?”   “大哥大哥,不是不让你操,这来红了不是怕你不吉利吗?”   “没事,老子百无禁忌,再说了老子操你腚眼子不就完了吗?转过去撅着!”   老五媳妇听着直翻白眼,有些不情愿的转过身撅起了屁股,“操,真他娘的肥,哈哈。”徐村长使劲拍了老五媳妇屁股一巴掌,又用手摸了摸老五媳妇的屁眼子:“日球,有点干啊,这鸡巴哪进得去啊?”说着蹲下身在老五媳妇的屁眼子上吐了口吐沫使劲的舔了起来。老五媳妇被徐村长舔的腚眼发麻便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大哥使点劲,,,,,啊,,,啊,,,痒,,,屁眼痒,,,啊,,,使劲啊,大哥!”   徐村长舔了一会站起身让老五媳妇嗦啰了两口鸡巴弄得湿漉漉的就朝老五媳妇的屁眼捅去,摆弄了老半天还是没进去。“我日,你个骚屄的屁眼子还真他妈的紧。”扭过头左右看了看,见边上就只有肥皂,二话不说就抓过来在老五媳妇的屁眼子上涂了个够。这次还算是顺利的插了进去,真够紧啊。“嗯。。。。。啊。。。。。”一声闷哼后,老五媳妇便皱着眉头张着嘴感受着屁眼那涨紧再带有点疼痛的快感。徐村长同样很爽,“屁眼子就是他妈比屄有劲,操,裹得老子真紧,还他妈更热乎,爽。。。。。”大喊一声拼命地抽送起来。 “啊。。。。啊。啊。。。。。。。。。哎哎。。。。。妈屄的。。。。。插死俺了,啊 。。。。。屁眼子要烂啦。。。。。啊。。。我操。。。疼疼疼。。。。啊。。。。。大哥,再使点劲。操烂俺的屁眼吧。。。哦。。。。哦哦哦。。。。。”   村长疯狂的干着自己的弟媳妇,鸡巴的抽送更加快了,那坚硬的大肉鸡巴每次都把老五媳妇的屁眼翻出来一段。“这后门别棍的活儿是真舒服,而且每次都能你妈喷在里面。就是每次干完都要好好洗洗才行。”想着想着突然觉得鸡巴头子有点烧得慌,“我操,这肥皂真你妈不好用,又痒又有点疼。”再看老五媳妇估计也是这样,屁股疯狂的扭来扭曲,“啊。。。。。 啊啊啊啊啊。。。。。。大哥。。。。。你丫怎么弄得俺屁眼这么舒服?。。。。嗯。。哦。。。。痒,痒啊。。。。。快动,快,,,痒的不行啦。。。快啊,,啊,,,你妈屄的,快啊。。。痒死了。。。。。”老五媳妇被屁眼子传来的感觉搞得又难受又舒服,全身都麻了。徐村长弯下点腰双手玩命的揉搓着老五媳妇的大奶子,一边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爽,爽,,,,大哥,,,俺要死了,,,,爽,,,,,,啊,,,, 比操屄爽,,,,,哦哦哦,,,,操死俺了,啊哦,,,,,操,操,操死你弟媳妇啦,你日吧,,,,,,日死俺,,啊,啊,,,,把你弟,日的没老婆。。。。使劲。。。。。日。”   村长的喘息越来越重,越来愈急促,突然村长大吼一声在老五媳妇的身上抽搐了起来。“射啦?啊。。。 啊。。大哥,你射。。啦?你个没用的老王八。。。怎么不多操会?操。。。急死俺啦。。。。。”老五媳妇急促的扭动着肥大的屁股:“俺还没舒服够呢,你老丫挺的真是没用。”   村长喘着粗气说:“我操的,老子要是靠着操你烂货的屁眼子把你操爽了,那得操到什么时候去?再说了,是你丫腚眼太紧才搞的老子这么快就射了的。去去去,洗澡回屋睡觉去。” 老五媳妇没再说啥,白了她大伯子一眼回身去洗澡了。突然觉得屁眼从里到外都难受,忍不住了,蹲下身一松劲“扑哧”一滩粘黄恶臭的混合液体喷了一地。      “我操,被老子给操拉稀啦?哈哈。真他妈给劲,我操,哈哈。”村长乐了,这事真他妈有趣。“哈哈,洗完澡收拾干净了啊。哈哈。”    村长乐着到隔壁冲了冲就乐呵着回去了,老五媳妇一边骂着村长全家一边洗干净收拾完也回去了。    村长进了屋关灯也睡下了,睡着睡着,迷迷糊糊的觉得鸡巴湿乎乎的。第一反应:"操,坏了,老子尿床了,是不是这两天日屄日的太多了?”转而一想不对啊,怎么还挺着尿了呢?再仔细一感觉明白了,是自己婆娘在嗦啰自己的肉棒子。一回身开了灯:“半夜的,嘛呢?你他妈的屄里闲得慌啊?”只见自己的婆娘光着身子头朝自己的脚的方向脚朝着自己,而且头埋在自己的胯间嘴里正叼着自己的鸡巴,一只手还摸在自己的胯间,3只手指正扣进自己的屄里不停地扣索着。听见村长的话也不搭理反而加快了速度,之见村长婆娘一阵哆嗦明显是把自己扣爽了。村长看着老婆的屄里慢慢流出了一股子白浆:“操,你个老骚屄浪货,这都几点了?你在这扣屄?要扣自己扣,你他妈嗦嘞老子鸡巴干嘛?不让老子睡了?”村长婆娘根本就不理村长的谩骂自顾自的躺在那里喘着粗气,并不时地抽搐着。手指还在自己的屄上慢慢摸索着,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妈屄的。”村长见自己婆娘没搭理自己索性骂了一句,关了灯翻个身自己睡去了。村长婆娘想是歇够了,翻个身坐了起来,一脚踹在村长身上骂道:“你个满世界甩籽儿的老屄货,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去日了单寡妇。你在外边爽够了回来还操了自己弟媳妇,老娘刚他妈拿你老丫挺鸡巴玩吧两下你就满嘴瞎屄屄。信不信老娘给你丫俩蛋子攥碎了?”说着一把抓住了村长的蛋子,村长立马疼的叫唤了起来:“哎呦,,,,,我操,别他妈使劲捏,我操,,疼疼,,,轻点。”      “你老丫挺的今天给老娘舔舒服了再睡,要不然你也别睡,老娘索性给你鸡巴蛋子来个狠的,让你他妈一个礼拜也别想硬的起来。”   村长知道自己婆娘的娘家是个兽医,这婆娘也算得了真传,手狠敢干,还颇有技术含量。真要是被她下了手绝对没自己好果子吃,便忙一口答应道:“行行行,你先放手,老子给你舔,舔。一定舔舒服了。”村长婆娘一把放开村长的蛋子翻个身靠在了墙上,两条大腿劈得开开对着村长。村长没办法只好趴下给自己婆娘舔了起来,婆娘那大黑屄里的白浆顿时弄得村长满嘴都是。村长婆娘一把揪住村长的头发使劲往自己的屄上按,仿佛是要把村长按进自己的屄里。“啊,,,吃,吃,,,,都他妈给老娘吃了,一点也别剩,都是老娘赏你的。哦,,,哦,”村长婆娘一边舒服的扭动着屁股拿屄在村长脸上蹭着一边哼哼唧唧的说着。村长用舌头一边在婆娘屄里努力攉龙着一边想:“真丧,累的半死还要伺候这婆娘。幸亏是用舌头舔,要是再用鸡巴操,老子的命就算交代在这了。再射老子就把自己射死了。”不一会儿,村长就把自己婆娘舔的舒服了两次,一股股的白浆冒了出来,村长都老老实实的舔进了嘴里。村长婆娘兴奋的满脸通红,从村长嘴角抹下一股白浆吃进了自己嘴里并说道:“你个老鸡巴玩意还是真会舔,爽死你妈我了。你累不累?困吧?”村长忙点点头。村长婆娘接着说:“你侧过来点,接着给老娘舔,你一边舔一边给自己撸鸡巴,撸射了,老娘就让你睡觉。”村长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心想:“我操,完了,还是得射,你丫你个屄货算人吗?整人也不能往死里整吧?知道老子这两天射的多还要老子射?尼玛啊。可没办法,撸吧,总比蛋子被捏强啊。但愿别死了。”     村长转过了身子一边舔一边撸着自己的肉棍,可自己撸着撸着鸡巴就慢慢软了下去,没办法啊,实在是用的太多了,身体不应啊。村长婆娘轻蔑的瞟了村长一眼说:“操啊,满世界日屄啊,你看看你个怂样,鸡巴都硬不起来了,你妈你背着老娘你倒是爽的厉害啊。”村长不敢回嘴只能加紧速度撸着。村长婆娘起身擦了一下自己湿漉漉的黑屄爬到村长跟前说:“让老娘帮你一把吧。”说着就伸手在村长的蛋下捏了两下,村长知道自己婆娘这手。这本是帮着牲口交配用的法子,以前婆娘也在自己身上用过。果然,瞬间,鸡巴就又硬了起来。村长婆娘一把打开了村长的手,照着村长鸡巴就是一大口吐沫,然后用手攥住飞快的撸了起来。村长的呻吟在大山之间回荡着,只是这声音有些凄惨! 天亮了,村长家的媳妇们都早早起身做好了早饭,等着自家的男人们起来。饭堂里的长桌上摆着大盘大盘的馒头,咸菜,酱肉,鸡蛋和粥等等。今天村长一反常态来的最晚,那黑黑的眼圈通红的眼睛标示着昨晚睡得不大好。村长老爹瞪了村长和村长婆娘一眼说了声:“吃饭。”大家所有人才拿起筷子碗吃了起来。 “大哥。”吃得差不多了,老五才开口对着村长问道:“你昨天晚上干过我媳妇啦?” “嗯。洗澡碰上了。” “那你真的给俺媳妇干出屎来啦?” “嗯,意外。嘿嘿。”村长拿着半个馒头笑着说。 “哈哈。”“怎么回事?”“哄。。。”得一声大家议论开了。 “都闭嘴。”村长老爹发话了,屋里一下安静了下来。“老五媳妇,你自己说说是怎么回事。” “哦,那什么。。。。。。。”老五媳妇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大家都乐呵呵的听着。说完大家又跟身边的人议论了起来。 “闭嘴,都他妈闭嘴。”村长老爹的脸阴沉沉的吼道:“你们这群混蛋玩意,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不知道?” “昨天是三娘的生日。”老八忙答道。 “嗯,只有老八还有点良心,你们三个娘没有一个活的长久的。你们玩的时候都他妈乐呵呵的,人死了,你们倒是一点挂念都不留啊。我说过,凡是这类生日祭日不可做苟且之事,难道你们都忘了?胆子真是越来越大啊!”村长气呼呼的骂道。 村长看见老爹真的动怒了忙说:“爹,是我不对,我一时糊涂了,竟忘了三娘的日子。您罚我吧,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 你跟老五媳妇每人罚一个月的月钱,老大自己把粮场上咱家磨的那几百斤棒子面给背回来,不许别人帮忙,老五媳妇把所有人家的衣服都洗了。还有老大媳妇,别当着昨天夜里的动静我不知道,你今天把家里的所有玻璃都擦了。好啦,先这样,吃完就散了吧,其他惩罚后天晚上月圆的时候再说。”村长老爹挥挥手,径自起身走了。   “是,爹,您慢走!”所有人起身应和着。   村长老爹刚出了饭堂,大家就哄笑了起来,这个说:“大嫂,昨天夜里你把大哥弄得蛋都快碎了吧?”那个说:“五嫂,这干出屎的滋味是不是爽上天了?回头让俺也试试啊?”总之是幸灾乐祸的声音一片。   这时候老二媳妇出来大声说:“静静,静静,老五媳妇,我家今天没有衣服洗,衣服昨个我刚洗完。还有大嫂,玻璃也是昨个刚擦过的。”其他几个媳妇也都随声跟着,都说自己家里今天没有衣服洗玻璃也都刚擦过。   老大婆娘和老五媳妇感激的不停谢着这大家。   “我操,我全身都快散了,这几百斤棒子面要是全我自己扛回来,老子铁定鸡巴软一年啊。你们帮帮老子啊!”村长急着说道。   “别急大哥,别急,咱兄弟几个还能看着你不管吗?可你得请喝酒啊!”几个弟兄嘻嘻哈哈的说着。   “操,别说喝酒了,就是喝老子血老子也干,回头我把单寡妇搞过来让大家伙都乐呵乐呵。”老大高兴地说着。   “切。。。。。”所有的婆娘都哄了一声转身收拾桌子去了,兄弟几个也都帮着老大去搬棒子面了。   且说这单寡妇回到家都有些不认识自己家了,房子收拾了,墙也是新抹的,房顶给换了新的,所有的玻璃不管好的坏的也都换了,灶是新砌的,炕也是新磊的,家具还都给换了新的。最好的就是院里给新盖了间厕所还有一个能洗澡的小屋。这三天干了这么多活看来是找了不少人啊。单寡妇没猜错,他们前脚刚进城村长弟兄几个就带了30多人开始干活了。农村的活儿不精细,好干。三下五除二就完工了。单寡妇的所有家当都摆在新炕上,看着那些旧衣服单寡妇心里就反酸恶心。跟闺女收拾了收拾把能扔的都扔了。在一件衣服下压着单寡妇家仅有的32.8元钱,旁边还放着500块50一张的票子。这单寡妇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激动地手直哆嗦。   单岁春这丫头看着这些新东西和钱也是十分高兴,且不说进城这一趟买了很多新家当,光是那些专门买给自己的头花就已经让她两个晚上没合上眼了。她知道村长想操她,也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单丫头觉得让村长给自己多花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单寡妇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孩子的内衣裤都不见了,“呸,这群臭男人单就喜欢偷这些东西,你看吧,指不定明天在村里什么地方就能发现自己的内衣裤,上面必定全是怂汤子。操。不过幸好自己买了不少新的,还有那城里女人都带的奶罩子呢,自己闺女的奶子大,有了这些奶罩子就不怕闺女的奶子过早耷拉到肚子上了。男人可不喜欢那样。” 单寡妇边收拾边高兴地想着。   单岁春见她娘收拾东西,就出去做了口吃的烧了点水,收拾完吃完洗完也就跟单寡妇一起睡下了。   娘俩躺在那拉着家常,这些年的苦日子可不是一两个晚上能说完的。一会单寡妇哭,一会单丫头哭,一会俩人一起哭。“我说丫头啊,你也可以嫁人了,娘,没嫁妆给你,所以一直不敢提,现在日子好些了。回头托人给你找个好婆家。娘心里清楚你知道咱这日子不是好来的,可这山里娘一个妇道人家也。。。。。。”话没说完嘴就被自己闺女捂住了。单丫头泪眼汪汪的看着她娘道:“娘,您别说了。您这是为了养活我啊,咱不说这些了。好吗?以后我也要想办法养活娘,不哭啊,不哭了。”   两人聊着又聊起了进城买东西的高兴事,一会就又笑了起来。单寡妇回身拿出给丫头买的内衣说:“来,带上让娘看看,这个可是好东西。那天你只是试了试大小,来,带上让娘看看好看不,还有那个裤头,一套的全换上让娘看看。”   单岁春坐起身脱光了衣服换上了新买的内衣,单寡妇看着自己闺女鲜亮的身体心里一阵欣慰。“娘,你也把你买的那件换上给我看看。”单岁春高兴的说。   单寡妇也起身脱光了衣服正要去拿新买的内衣突然停下了,看着单岁春说道:“娘不换了,娘老了,没你好看。你看看你该白的白,该滑的滑。不像娘,你看看,老啦。不行啦。哎。。。”   单岁春看着他娘那并不衰老的身体说:“娘,你又唉声叹气了,你不老,一点也不老。你看我,我还小呢,嘻嘻。娘,我要吃奶。说着一头扎进单寡妇的怀里抱着单寡妇寻了个奶头使劲的嘬了起来。   单寡妇被闺女嘬的全身一阵战栗,还真舒服。单丫头嘬了一会这个又换了一边继续嘬着。单寡妇突然觉得自己屄里有些东西流出来了。莫名的有一种兴奋,就不自觉的伸出手去摸闺女的奶子。这单丫头本就是想开开玩笑,没想到那软软的奶子和稍微有些硬的奶头让她有些欲罢不能,想起那晚村长干她娘的情景只觉得自己双乳发涨,呼吸急促,那屄里亮晶晶的津液也兹兹的冒个不停。突然觉得她娘伸手过来摸自己的奶子不禁一慌,但是奶子被揉的快感又强烈的刺激着她继续嘬她娘的奶头子。单丫头觉得自己的屄里传过来一阵阵的很纠结的情绪,似乎必须用手或者是什么别的东西把这种纠结挖出来才行。单丫头伸出手在自己那已经湿漉漉的屄上摸啊扣啊,那亮晶晶的阴液流的床上一片晶湿。   单寡妇被嘬的浑身痒痒也伸手在自己的下身摸索着,不禁的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这呻吟声撩拨得单丫头浑身燥热。随把头渐渐下移到了单寡妇的胯下,只见那屄缝里里外外全是一片湿漉漉,漆黑的屄毛已经全被打湿,随着单寡妇的喘息那屄缝还不时的闭合一下,一股淡淡的腥臊让单丫头欲火燎天。 单丫头俯下头在她娘的屄上使劲的舔了起来,一只手也伸上来用两只手指插进单寡妇屄里抽动了起来,单寡妇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啊。。。。哎哎。。。快舔,快快,,,,啊啊,,,啊,,,用三个手指,,快快,,,,,,,四个也行,,快啊,,,,,快点啊啊啊。。。。。好闺女。。。舔死你妈啦。。。啊。。。。”单丫头用四根手指飞快的在单寡妇的屄里抽动,那一下下被手指翻出来的屄肉粉嫩柔亮。随着单寡妇的高潮来临单丫头的手上沾满了单寡妇的白浆。单丫头并没有因为单寡妇的高潮而停手反而抽动的更快了。单寡妇被抽插的翻了个身撅起了屁股,一波波的快感冲的单寡妇欲仙欲死,叫声更加的高亢了:“啊。。。哎哎。。。啊啊啊。。。丫头,你弄死你妈啦。。。。。。我操我操,,,哦哦,,,,,,不行了,,,不行了,,,又不行了,,,,啊,啊啊,,,丫头,,,啊,,啊啊,,,你,你想搓楞烂你妈的屄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单寡妇直接被第二波快感击穿了。随着单寡妇的高潮单丫头也把自己扣爽了,手指还放在自己的屄里,身子已经蜷成了一团,还在不停的抽搐着。 单寡妇喘息够了一边抚摸着孩子的后背一边揉着单丫头的双乳,奶头很大,摸上去很有弹性。忍不住单寡妇又把头埋在自己闺女胸前吃了起来。单丫头眯着双眼充分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嘴里发出软淫的浪叫:“哼,哼哼,,,,,,嗯,,,,哦,,,,,,,,啊。。。。。”单寡妇的手慢慢移到了单丫头的下体,分开黏黏的两瓣嫩肉把手指塞了进去,“小浪蹄子,这么软,这么松,平常没少搞自己吧?娘来帮帮你。”说完单寡妇转身从炕箱里拿了个布包出来。打开一看全是各种淫具,单丫头终于明白那天在城里,村长和她娘让她在饭馆里等着,而他们去买的是啥了。   看着这各种淫具,单丫头觉得新奇而有趣,她拿起一个假阳具摆弄了摆弄,软软的又硬硬的,粗大雄伟,上面还有血管的纹路。单寡妇径自拿起一个黑色的长粗鸡巴抹上了润滑剂,这方法还是村长教的。单寡妇让闺女躺下腿劈的开开的慢慢的把那黑屌插进了自己闺女的屄眼里。那种饱满的感觉令单丫头很是满足,不自禁的哼出了声。单寡妇一边用假阳具在自己闺女的屄里进进出出一边低头舔弄着单丫头的小肉粒。单丫头剧烈的抖动着身体,“嗯,,,,,舒服,,,,,爽死了,,,,,哦,,,哦。。。。。”   很快单丫头就上了一次天,单寡妇从女儿的屄里抽出了假阳具,把上面的白浆舔了个干净,又拿起一个可以套在自己腰间的假鸡巴,这次没有用润滑剂,只是从单丫头的屄上抹了一把黏黏的浆液涂在了那假鸡巴上。单丫头翻身趴在炕上单寡妇从后面一下就把那粗大的假鸡巴捅进了女儿的屄里。单寡妇不停地摆动着自己的腰身,那假鸡巴就在单岁春的屄里不停地抽动着,单寡妇的一双豪乳和自己闺女的一双大乳一起有节奏的晃动着。   单寡妇摆动的疯狂,假鸡巴也抽插的疯狂。单丫头毕竟年纪小,渐渐的有些受不了了:“娘,,啊,,, 娘,,,,我受不,,受不了了。。。。啊。。。。。娘,你要操死你闺女了。。。。。哦。。。哦。。。。娘我屄涨的的不行了,,,要,要泄了。。。。啊。。。。。”随着单岁春的一声尖叫身子一下就软了下去。单寡妇并没有停下还在抓着单岁春的腰一下一下的往里挺着。“你个小浪蹄子,这样就不行了?娘就是要操死你,就是要把你的屄操烂。”说着更加激烈的抽插了起来。“啊啊啊啊,,,,啊,,,,,真不行了,,,,娘,,,,,受不了了。。。。嗄。。。。。。。啊。。。。。俺要死了。。。。。啊。。。。。”单丫头又泄了。只是这次泄的比上次激烈的多,只见单岁春瞪大了两只眼睛,裂开嘴,咬着牙。从嘴里和鼻子里不住的发出闷哼声。身体玩了命的抽搐着。单丫头仿佛觉得一下把自己五脏六腑都喷泄了出去,身体一下似乎变得很轻盈。   而单寡妇看到闺女已经泄了身子就骑到了闺女身上,身体悬空蹲好将闺女手中的假阳具在自己的屄上蹭湿后慢慢插了进去,单岁春见她娘将那根假阳具插了进去便伸手接过了那阳具帮着她娘抽送了起来。在单寡妇高潮了两次后两人终于停了下来,躺在一起不停地喘着粗气。单寡妇母女相互抚摸着对方滑顺的身体渐渐睡去了,没人在乎那炕上的一片晶湿。   稀里糊涂的两天就过去了,这天正是月圆的日子,村长家照例排开宴席全家人齐聚一堂。村长老爹坐在上手对着全家人说道:“前儿个罚了老大和老五媳妇。因为你们别人帮忙让他们轻省了不少,我说了,不许别人帮忙,不过看你们兄弟几个和和睦睦的我这个做爹的心里也很高兴。今儿个就不再罚他们了,但是不要再犯。”   老五媳妇和村长忙站起来谢过了老爹。全家人开始吃喝起来。二嫂子站了起来举起杯说:“爹,俺祝您长命百岁,俺敬您一杯。”   村长老爹乐呵呵的举起杯:“好,咱们大家都高高兴兴地活一辈子啊!”   二嫂子喝完杯中酒又倒了一杯:“爹,咱们划拳行酒令啊?老规矩!”   “呵呵,好,来。”村长老爹卷起袖子摆好了架势。“好了没?押什么?”   “好了,爹。我押酒。”   “那好,我就押衣服。开始!”   “母猪一呀,奶八个啊,奶头尖尖,那嘛大个啊!。。。。。。。”村长老爹和二嫂子一边喊叫着一边做着动作,其他人也一边看一边起哄。不一会,二嫂子就败下阵来了,前后喝了8杯酒,衣服脱得只剩个背心裤头。老二看着自己老婆败了骂了他婆娘两句:“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屄货,你赢过咱爹吗?每次还出来现眼?看我给你报仇!爹,咱俩来来?”   “刚喝了不少,歇会,你跟赫丫头先来。我歇口气再抡你。”村长老爹乐呵呵的说道。   这赫丫头是村长的闺女,本名徐赫,没怎么上过学。前年头上偷了村长的一些积蓄跟着两个镇上的野汉子跑到北京去了,后来听说在北京十里河开了家玻璃店。有村里人传,这北京的花费可高了,这徐赫去了没半年偷她爹的钱就花完了。那俩野汉子看着徐赫没钱了,也自觉地操她操够了就偷了她最后的一点积蓄。临走前,还找了几个人,收了钱以后,用药把徐赫这丫头迷晕,然后给轮了,听说屁眼都给轮裂了。一个礼拜拉屎都疼得直哆嗦。徐赫刚从山里出来不久,也没敢报警,自己觉得屁眼好了以后就只当这事情没发生过了。后来,一个河南的卖建材的邻居看着她一个菜分成几顿吃,房租也交不上,就说服她在自己的建材店打工了。干了3个月也被干了3个月后,河南老板的老婆来了。这徐赫觉得自己的日子将要不好过了就索性偷了这河南老板不大的一笔钱跑了。把这河南老板气的直骂她忘恩负义。但是徐赫手里拿着自己的数码相机要挟他别声张,相机里面有不少他跟徐赫的操屄照,所以这河南人也只能自己认栽了。 这徐赫看来看去自己也没什么本事就找了个歌厅去做了小姐。可是,来北京时间短山里人见识又少,徐赫长的又跟别的小姐比不了。毕竟歌厅这地方是要花钱的,像那俩个镇上的野汉子和那个河南老板那样不择食的太少了,所以徐赫的生意也不好。看着别的小姐每天挣个几百块跟玩似的,而自己好不容易被点一次还有时候被退换心里就急的冒火。终于,这徐赫的姐妹们帮她想了个办法,索性就打山村野味这张牌。每次客人选小姐的时候就直接穿着乡土气息浓重的衣服,也不浓妆艳抹。没想到生意还真好了很多。徐赫知道生意来的不容易,钱不好挣,所以对客人的要求从来不拒绝,慢慢的竟也练成了一套不俗的功夫。什么3p多p,拳交肛交,乳交口活,甚至女同绳缚也是样样不惧。真遇上一些口味很重的客人要求玩什么屎尿游戏的徐赫也从不推却,只是要价格合理就是了。干了段时间用卖屄的钱在北京的十里河建材一条街开了家玻璃店,因为为人目光短浅,只注重眼前利益得罪了不少客户所以生意也是平平。到后来有生意上门干脆就是骗了。幸亏这徐赫还算是个勤快人,边卖玻璃边卖屄日子也算是过得去。头些日子还养了个小白脸,其实就是原来店里的伙计搬运工,身强体壮鸡巴大,把徐赫伺候的舒服也就算是升职了。现在,徐赫把店里的生意交给了小白脸看着,自己带了不丁点钱回家来看看家里人。   对于这些传言,村长家就是你说我就不信,说的急了就拆你家房子,慢慢的这事也没啥新闻性了,也就没人提了。尤其是徐家老大当上村长以后。   徐家老二转过身:“我说大侄女,你听见你爷爷的话了吧?来吧?耍耍?”   徐赫起身道:“好,二叔,来!不过咱们得玩到头,不带中间认输的。”这玩到头就是一直玩到脱光衣服再加5杯酒,中途不许不玩。   “好,老子还能怕了你个小丫头?来,开干!”老二说完就跟徐赫这丫头耍了起来。   徐赫在歌厅可算是身经百战,不一会就把她二叔拍死了。自己才脱落光了上衣,至于酒才喝了一杯。老二喝了5杯酒还脱了个精光,看着自己大侄女徐赫的两个不大的奶子,老二鸡巴直接就挺着了。二嫂子翻着白眼道:“你个骚蛋子货,还报仇呢?你个没出息的色坯子,让人干光了也就算了,瞧你那鸡巴样儿?还他妈挺着?你觉得自己很大吗?没来由的让你侄女笑话你。快他妈滚回来坐着,再在那挺着小心老娘咬掉你的。”    哈哈哈哈哈。。。。。一阵哄笑声,老二红着脸捂着裆回座上坐着了。老四媳妇对着二嫂子喊:“二嫂,你咬一个给我们看看啊。你不咬我可咬了啊。”   “你咬啊,你要是真给他咬舒服了,你今天还有汤可喝呢。”众人又是一片哄笑。   “赫丫头过来,让爷爷看看。”村长老爹把徐赫叫了过去。看着徐赫胸前有点丢人的两团小肉,和因为房事过多变得黑黑奶头。村长老爹道:“这孩子,从小就不爱吃肉,这山里终究是不比城里啊。要不这孩子也不会瘦弱成这样。”说着用手在自己孙女的奶子上揉了揉。徐赫顺势滑进村长老爹的怀里,一边用手揉着她爷爷的裤裆一边说:“爷爷,你哪知道啊?现在城里的女人啊,都拼命减肥。想瘦都想疯了呢!”   村长老爹一边揉着孙女的奶子一边回道:“那这奶子,城里人也喜欢小个的?别骗我了,你看看咱家这些女人的奶子,那叫一个肥,这他妈才叫奶子,你回头没事自己揉揉,别以后找了婆家让人家笑话。”   “操,谁嫌小,就别他妈娶姑奶奶。”徐赫愤愤的说。   “赫丫头,别给你爷爷撸了。让你二婶去,你过来让二叔舒服舒服。”老二在一边直咽吐沫,这老二从小就喜欢徐赫的小奶子,贫乳才是老二的最爱。为这,弟兄几个还笑话过他没出息,大家都觉得小奶怎么也不如大肥奶过瘾。可老二就是个贫乳爱好者,见到小个的奶子就走不动道。   “我说二叔啊,你猜拳输了,你凭着啥让我过去给你舒服啊?”这徐赫一边帮着她爷爷撸管子,一边直给她二叔抛着媚眼说道。   “靠,你二叔我鸡巴大啊,操死你个小丫头片子。” “行,那你过来操我吧,我别停了给爷爷撸管子,你在后面操我,我也能伺候爷爷。”   老二听了二话没说挺着鸡巴就过去了,赫丫头转过身崛起屁股开始给村长老爹舔起了鸡巴,老二过去摸了摸赫丫头的逼和屁眼觉得有点干,就顺手从桌上抓了几片肥油油的猪头肉在徐赫的屁眼子上抹了抹,手指头也伸进屁眼子抹上了不少猪油。然后挺着鸡巴就杵进了徐赫那油花花的屁眼子里。徐赫身经百战屁眼子杵进去根鸡巴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照样给村长老爹舔着鸡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老二一下一下抽插的很是激烈,但是徐赫就是没有啥反应。   老六媳妇手里攥着根鸡腿站起来笑着说:“我说二哥,你鸡巴不大好使啊,那赫丫头被你操屁眼操的连哼都没哼一声啊!你是绣花针掉井里了吧?”众人听着就是一片哄笑。   老六媳妇名叫禹春帅原来也是在北京混饭吃,背着老六在北京又找了个男人,这男人也是外地到北京讨生活的,但是条件还不错是个室内设计师,专门设计装修什么的活儿,还在北京亦庄买了房子,虽然垃圾了些好歹也算是定居北京了。禹春帅跟这男人还结了婚,山里没有那么多手续所以到现在那男人还不知道这禹春帅早就是个有爷们的烂货了。这禹春帅也没有什么本事跟着这男人学了几天电脑什么的也就自称设计师在外面招摇撞骗了,还买了些假的名牌包衣服什么的冲场面,骗的客户满意了就挣点小钱,不满意了索性就脱裤子,反正钱是一定要到手的。后来老六知道了这事也没说什么,叫着自家兄弟和几个要好的邻居把禹春帅好一顿轮,屁眼都干裂了。最后叫禹春帅每年交自己一笔钱也就算了。老六自己也知道天下屄多得是,这年头活屄好操钱难挣,所以能收到钱就什么都不计较了。禹春帅也乐得这样,所以倒也是其乐融融了。再到后来,老六还专门让禹春帅把被别人操录成视频,看着自己老婆被别人操的嗷嗷直叫反而更加有快感了。赫丫头开玻璃店后两人还联手骗了不少装修的客户,没事的时候也互相叫着一起去找个野男人什么的。但是对方生活不好没钱什么的也是两不相帮,没啥人性。   “我来帮帮你吧?二哥。”说完,禹春帅走到老二身后蹲下去开始舔老二的卵子,还把吃剩下的鸡腿的骨头塞进了老二屁眼抽插了起来。   老二本来就干的激烈被老六媳妇这一舔,再加上屁眼里的鸡骨头,一下就射了徐赫满屁眼子的浓精。   老二媳妇一看就急了,过去一把拎起了老二的耳朵。把他拽回了座位上,还边走边骂:“你个怂包蛋子,划拳不行,操屁眼你还不行。被人家舔两下加上根鸡骨头就搞射了,你他妈的还有脸活着吗?老娘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你他妈屄的还不知道要再怎么丢人现眼呢。”说着随手把桌上的一碗吃剩的黄豆炒猪皮倒在了桌上,自己脱下裤子尿了一个满碗:“给他妈老娘全喝了,要是敢剩下一滴老娘给你鸡巴踢紫了。”   老二端着碗一脸的丧样,在边上一群人得起哄下喝了个干净。老二媳妇看着老二喝完就又从桌上抄起一根黄瓜笑着对禹春帅说:“我说老六媳妇,你耍你二哥刷够了,该老娘给他报仇了,我娘今天非给你插尿了不可。”说完就一把掀翻了禹春帅,扒下了她的衣服拿着黄瓜就捅进了禹春帅的黑屄里。   其他人也起着哄掏鸡巴脱衣服陆续干了起来,这山里的无边春色慢慢荡漾着。【完】   【欢迎转载】